编程猫李天驰:竞争的核心是更低的成本、更高

编程猫李天驰:竞争的核心是更低的成本、更高

时间:2020-03-23 14:20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17:59 火柴盒 编辑猫 教育

自主研发的编程语言工具,切入B端公立校;通过培训业务,直接服务C端学生。坚持“更低的成本,更高的效率”,编程猫在少儿编程赛道上异军突起,逐渐拉开同其它竞争对手的距离。

2015年11月,傅盛被《财富》评为 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 。李天驰发了条朋友圈道贺: 热烈祝贺编程猫家长隆重上榜。 傅盛评论: 祝你早日上榜。

三年后,年仅27岁的李天驰,便意气风发地冲进这一榜单。

傅盛是编程猫的投资人。李天驰也表示自己从傅盛那学到很多方法论,比如 好的产品会击穿一切 。此外,在编程猫创业初期的模式选择上,他们也会经常沟通。

做线上还是做线下?做工具还是做培训? 直到2018年,编程猫才开始做教育培训,以前可以理解成是做工具产品的。 李天驰对i黑马&火柴盒表示。

自主研发的编程语言工具,切入B端公立校;通过培训业务,直接服务C端学生。坚持 更低的成本,更高的效率 ,编程猫在少儿编程赛道上异军突起,逐渐拉开同其它竞争对手的距离。

李天驰北京出差的期间,在盘古酒店里,李天驰向作者聊了聊他的创业项目以及行业赛道。以下为其口述,经i黑马&火柴盒整理编辑:

创业 一定要看大势

5月份,我们拿到了3亿元的B+轮融资。作为少儿编程赛道的一家企业,我们这么看 少儿编程热 这件事。

从2015年做编程开始,我们就有一个判断:一定要看大势。

如今来看,STEAM教育里最热的是编程,而不是创客或者其它。我们为什么不打创客那些东西?

首先,根据大势,我们要判断接下来的社会变量。

教育本质上是为了培养未来的人才,未来的人才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核心素养能力,这个是由当前社会的核心变量决定的。

从1978年到2001年,我们国家先是在1978年经历了 改革开放 ,在2001年加入了WTO(世界贸易组织)。所以,经济的全球化是前30年最核心的变量。倒映在教育里面,经济的全球化带来全球化人才的新需求,以及经济化人才的新需求。新需求倒逼教育改革,英语从一个无人问津的学科,先是在80年代进入大学,然后90年代进入中小学,乃至到00年代在社会上全面普及。

为什么是英语而不是其它语言?核心是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基本工具就是英语。同理,编程为什么现在很火热?核心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基础工具就是编程。

很有意思,我们国家推编程教育的政策文件,不在教育部,而是在国务院。2017年7月,国务院印发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。第五章第六条提出,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,着重提出逐步推广编程教育。而且还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、游戏的开发和推广。

总结来说,社会面临重大的变革,人工智能是社会发展的一个新动能的核心驱动力。所以投射到教育里面,产生了新的人才培养需求,再投影到基础学科,就是编程。

怎么让孩子去应对以后的无人生产车间、无人配送、自动驾驶等先进的科技?如何驾驭机器人,成为这一代孩子要的社会问题。如果这么去看,就能发现创客教育等其它STEAM教育切入的角度都没有那么精准,一是太宽泛,二是跟人工智能相去甚远。

继续猜想一下,编程是往纸和笔的应试方向走,还是往应用性的方向走?往纸和笔的方向走,就像数学和奥数一样,成为一个考试科目;往实际应用的方向走,就像英语口语,成为一种能力。

我们认为,编程可能会走英语的路子,当然,将来的趋势一定是应用型,不然就会像出现 哑巴英语 那样出现 哑巴编程 。

更低的成本,更高的效率

今年,大量的玩家涌入到少儿编程赛道。

我认为,这条赛道进入到最后的冲刺期,今年再不入局,机会就很小了。当然,如果从培训的角度来看,开一家店是永远有挣钱机会的。

我们能看到,马太效应已经显现。

今年的上半年,就已经出现大的玩家,月收入达两千万以上的不止三家,现在天使轮、种子轮的少儿编程类项目,融资金额都很小。另外,toB的利润比toC高,但toB的门槛也更高。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,做工具的打法,做B端的打法,基本上在2017年底就关闭了。

我们编程猫竞争核心其实就两点,一是更低的成本,二是更高的效率。

1)更低的成本。

我们的成本主要有三方面,获客成本、教学成本、运营成本。

教育行业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一定是获客成本。 本质来说,一家企业想获得一百万的收入,需要付出多少钱,这个是业内大家比的重点。基本上我们的获客成本只有竞品的30%到40%,B端实际上给我们提供了免费的品牌和流量。

想进B端就需要工具,目前其它家都没有自主研发的工具,也就是没有自主要发的编程语言。编程猫自主研发了Kitten语言,其他家主要用的是开源平台Scratch或者Tynker。Scratch、Tynker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,比如不能生成APP,甚至不能变成H5。用编程猫做一些游戏,用七个积木就能拼出来的,Scratch需要用两百多个积木,里面还有非常多不好上手的地方。

目前,我们的工具通过B端在国内覆盖300万用户,编程猫toC课程的用户也有几十万。 因为既有toB的业务又有toC的业务,商业模式比较健康,我们中央化的东西和产品化的东西非常多,这就直接降低了我们的获客成本。同时我们的招聘成本也比别人低,因为有品牌力,更容易聚拢人才资源。

2)更高的效率。

编程猫现在整体员工一千人左右,其中技术团队400人左右,教研团队300人左右。我们现在会用一些AI的手段,人机交互的手段,把课程产品化。

产品化一直是我们特别在意的事情。我在2012年创业时做过在线1对1,发现毛利率问题非常严重,所以在做编程猫的时候,一直想着要突破这个问题。编程恰好又需要操作时间,不可能一直跟老师聊天学习。所以,编程教育适合用技术提升老师的教学效率,从而达到更好的商业效率。

更低的成本,更高的效率。我们现在就是通过工具,通过品牌合作、商业合作以及跟硬件的合作,不断地降低获客成本。同时通过系统、AI和人机交互,以及加大教研投入,来提升效率。

从 Learn to code 到 Code to learn

目前,很多人对少儿编程还有很多误解。

第一, 我们始终认为,新的教育方式一定会出现,并且一定和原有的教育方式不一样。

对编程猫来说,我们希望培养2040年的人才,如果还是按照1940年的方式去教,那肯定是有问题的。我们坚信, 项目式教学,游戏化教育,会是新的教育方式。

第二, 我认为,虽然线下教学效果更好,但是线上的爆发力更强,线上的集中度更高。

我不认同编程类项目会像VIPKID那样,少儿英语赛道里,之所以线上比线下规模大很多,是因为线上的外教是线下无法解决的。

现在来看,虽然少儿编程的线下不如线上,主要原因有两点。1)做线下的人没那么多,并且被线下做机器人的玩家给分流了。2)少儿编程的线上远比其它学科要集中,主要原因是发展的时间短,头部玩家以线上为主。

所以我判断, 线上的爆发力更强,线上的集中度更高,线下教学效果更好。 从营收角度来说,线下未必没有机会。

第三, 营销手段其实不是竞争的重点,因为营销的可复制性很强。我觉得在中国, 教培的竞争力应该叫非应试性的系统性获客能力。

应试 好理解,k12课外辅导做的就是 应试 。理解 非应试 ,可以参考VIPKID是怎么获客的。我认为,非应试性才具有长久价值,否则都是短期的行为。

第四, 学习编程不是就要学习编代码,学习编程其实是在学习一种思维,学习一种语言。 少儿编程追求的不是 Learn to code 而是 Code to learn ,编程是一种构建未来全新学习方式的重要手段,重要的不是学习编程,而是通过编程对未来世界形成新的认知。

尾声

最后,李天驰还向i黑马&火柴盒透露,自己创业过程中最遗憾的是没有把握住微信的获客红利。

我一直非常后悔,2015年我们靠公众号起来,我们那时候钱很少,只有几十万。那个时候单个获客成本12块钱,我那会还不断怀疑是不是太贵了。现在,一个获客成本涨到了几千块。

而现在,李天驰思考最多的是寻找增长。 对创始人来说,最核心的就是怎么识别增长。我下个月能不能识别增长?如果要识别增长,我的路径在哪?一年达不到十倍的增长,那这个创业公司就完蛋了。

从盘古酒店向外望,一片混沌中律动着无数个细小的组织单元,如同少儿编程市场。

李天驰继续说道: 我们过去一个月的收入比我们2017全年还要高,对我来说,2019年也要做到这样。

火柴盒观察 观察新教育

[本文作者张乘辅,i黑马原创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(ID:iheima)授权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]

张乘辅 分享到: